阅读:2663回复:1

余姓風采堂

楼主#
更多 发布于:2009-12-28 00:39
余姓的「風采堂」,的確風采耀人﹔普天之下,只要有余姓中國人蹤跡出現的地方,便几乎全都有以「風采堂」為標幟的宗親組。

「風采堂」的堂名,很顯然是源起於廣東曲江的一座「風采樓」──這座風采樓,是為紀念宋仁宗時功績顯赫的名臣余靖而興建的。余靖的功業,使他的歷代子孫共以為榮,其後大塚便以「風采」一詞為世代相傳的堂號,奉為整個家族共同的標幟,當然是順理成章的事了。

余靖,的確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,他的事跡,「宋史」列有本傳詳細介紹,簡而言之,是這樣的:「字宗道,號武溪,鉛州曲江人,少不事羈儉,以文學稱鄉里。早歲登進士第,仕宋仁宗為左正言,以直諫顯,與歐陽修、王素、蔡襄稱為四諫。三使契丹,兩使西夏,平南蠻,定交址。經制南弭,為帥十年,不載南海一物,有功封始與鄰開國公。會知六郡,有政聲,進工部尚書,遷刑部尚書。著有武溪樂及海潮圖,說明潮汐從月之理,為我學者研究天文地理道德文章早之先河,謚曰忠襄。」

曾經跟余靖同朝為言官,同樣以直諫著聞的宋代大文豪歐陽修,曾經為他親撰了一篇長長的「襄公余靖神道碑」,碑文中對余靖一生的不朽功業,有極為生動的記述。以下,便是歐陽修在該碑文中為余清所作的墓志銘:

「余遷曲江,仍世不顯,奮自襄公,有聲甚遠,始興開國,襲美於前,兩賢相望,三百餘年。偉哉襄公,惟邦之直,始登於朝,官有言貴,左右獻納,奸諛屏息。慶歷之治,實名補益,逢時有事,奔走南北,功書史官,名在夷狄,出入艱勤,險夷一德,小人之讒,公廢於里,一方有警,公起於家,威行信結,嚴海幽遐。公之在焉,帝不南顧,胡召其還,須於中路。反柩歸來,韶人負土,伐石刻詞,立於墓門,以貽後世,匪止韶人。

韶州曲江的風采樓,是明孝宗弘治十年(公元一四九七年),由韶州太守錢君鋪為紀念前賢,惕勵後進而鳩工興建的,當時、任職翰林院的學者陳獻章曾經特別寫了一篇「韶州風采樓記」,也是千秋萬世的「風采堂」余民子孫所不可不讀的文章,全文如下:

「宋仁宗朝除四諫官,其一人忠襄公是也。蔡君謨詩云:必有謀猷裨帝右,更加風采動朝端。弘治十年,韶守錢君鏞始作風采樓,與唐張文獻風度樓相望。襄公十八世孫英走白沙,徽文以表之。自夫開辟達唐宋,至今不知其幾千百年,吾瞻於前,泰山北斗曲江一人而已不,吾膽於後,泰山北斗公與菊波二人而已耳。噫!士生於嶺表,歷茲年代之久,何其寥寥也?然則公風采在,人爭先觀之為快,若鳳凰芝草不恆有於世也可知矣。如公之才德,行公之志,所謂章百川而東之,回狂瀾於既倒,公固有之,公之有益於人國也大矣。雖然一諫官豈能盡公哉,顏淵問為邦,孔子斟酌三代之禮樂告之,顏淵處士也,河與於斯理耶,居陋巷以致其誡,飲一瓢以求其志,不遷不貳以進於聖人,用則行,舍則藏,微顏子則夫作春秋之旨不明於後世矣。以後之求聖人者,顏子其的乎,時乎顯則顯矣,時乎晦則晦矣,語默出處惟時夫,豈苟哉英乎,勉之。日忠襄可為也,聖人不可為也。」

余姓的「風采堂」,目前不但國內各地處處可見,還遍布於海外的華僑社會。以英語語系的國家而言余姓華僑大多把「風采堂」一詞翻譯為叫 Yee Fung Toy Family Association, 僅是美國一地,郎已多達三十一所,其分布情形為── 三藩市 (美國余風采總堂─San Francisco)、 加州二埠 (Sacramento)、紐約 (New York)、積彩 [底特律] (Detroit)、芝城 [芝加哥] (Chicago)、紐英崙 [波士頓] (Boston)、 企李崙 [克利夫蘭] (Cleveland)、舍路 [西雅圖] (Seattle)、曉市頓 [休斯頓](Houston─德州)、南加省 [洛杉磯] (Los Angeles)、加欖巴士 [哥侖布市] (Columbus─俄亥俄州)、斐匿 [鳳凰城] (Phoenix)、市作頓 [斯托克頓] (Stockton─加州)、匹茲堡 (Pittsburgh)、波特蘭 (Portland─奧立岡州) 、辛西那堤 (Cincinnati)、華盛頓 (Washington)、達拉斯 (Dallas)、所叻 [鹽湖城] (Salt Lake City)、聖路易 (St. Louis)、尤巴城 (Yuba City─加州) 、聖塔芭芭拉 (Santa Barbara─加州)、聖地牙哥 (San Diego─加州)、雷丁 (Redding─加州)、亞克朗 (Akron─俄亥俄州)、厄爾巴索 (El Paso─德州)、薩利納斯 (Salinas─加州),奧爾巴尼 (Albany─紐約州)、帕塔魯馬 (Petaluma─加州)、 楊斯鎮 (Youngstown─俄州) 各一所。

除了美國地區「風采堂」的林立,此外,加拿大的余風采總堂(Canada),余風采分堂包括、溫哥華(Vancouver)、卡加利 (Calgary)、點問頓 (Edmonton)、雷城 [雷振那] (Regina)、安省的多倫多 (Ontario)、滿地可 (Montreal)。


墨西哥的墨西加利 (Mexicali),菲律賓的馬尼拉 (Manila),新加坡 (Singapore),仰光 (Rangoon),馬來西亞 (Malaysia),澳洲的雪梨 (Sydney),古巴的哈瓦那 (Havana),泰國的曼谷 (Bangkok),印尼 (Indonesia),澳門 (Macau),以及香港 (Hong Kong) 等地,都有以「風采」為堂名的余姓宗親組織。

「風采堂」的子孫,的確已遍佈了天下。

由於「風采堂」的名氣實在太大了,有一些人對於代表余姓家族發祥之地的郡望,反而較為不熟悉,這種現象,當然是不太應該的。

很據歷來有關文獻的記載,余氏雖然是得姓於春秋時期的秦國,也就是現在的甘彌、陝西地區,但是後來他們的主要繁衍中心,卻是古代的歙州新安,亦即現在的安徽省歙縣一帶,他們世代任居於此,很早便已發展成為當地的大族。其後,他們再以新安為根據地,分別衍傳到江蘇的邳縣(下邳)和浙江的吳興,又開創出無比興隆的局面,所以他們世傳的郡望,就是「下邳」或「吳興」。

自古以來,余姓在江蘇的下邳和浙江的吳興兩地,的確是十分昌盛的,本省的余姓家族,也仍然世代相傳,他們的遠祖,是江、浙一帶的人氏。這一點,有下面兩項保存於民間的文獻,可以証明。

──台北縣民族略引據該縣五股鄉余民族人傳說,謂其遠祖於宋代居下邳黃河之南,後南遷入閩,居泉州,歷世數百年,因火災,家資盡失,乃再遷泉州安溪縣長埔鄉來蘇里松柏林厝。

──台元市余姓宗親會表示,其宗支系自徐匯南移,由閩而得,蕃衍甚盛,後并隨閩粵移民來台。




《赠刑部尚书余靖襄公神道碑铭并序》注释

始兴的余靖襄公,自从葬于曲江的次年,他的儿子仲荀来亳州(安徽省亳县)告诉说:“广东的余氏世祖是福建人,在唐末五代时,因逃战乱而到韶州。自始祖以来,都是隐居匿迹,直至余襄公中举进士,开始登上官场。襄公官职高,为后人扬眉吐气。曲江地处偏僻山区,自唐朝出了一个宰相张文献(即张九龄)为贤相,成为知名人士,直至余襄公才再成为宋朝名臣。余氏来韶州从四世起就显赫官场,而曲江沉寂三百年,然后出现名人,只有余襄公登上高官之位,正秩三品,封有爵位和土地,成为开国开乡的始祖,继承传统的美德,也为韶州人争取了荣誉。至于皇上对公的褒奖、抚恤、馈赠、追谥。自始至终都是十分宠幸和丰盛:嘉奖有诏书,抚恤有物,赠馈有诰命,死后还加封谥号曰:‘襄’。对公的功劳有记录、有状命记载下来,死后安葬在幽静的山谷,设有墓碑,可以说是十分安善了。唯独只有龙头龟脚安砌在墓穴中,把公的身份显示给后世。但是,对子孙后代起教育作用应该有传记文章,可惜少了。故此请你撰写。”

根据史实记载:余靖韶州曲江人,曾祖名从,祖父名荣,都没当过官;父名庆太常寺博士,曾受赠太常寺卿;公名靖,字安道,号武溪(据《韶州志》记载:韶州城府下有条武水河,故此为号。)他官至散朝大夫、守工部尚书、集贤院学士、知广州军州事、兼广南东路兵马都钤、辖官接撰史等职,并受封柱国始兴开国公荣誉称号。按皇例可受封收取二千六百户租税,但襄公为减轻朝上的负担,只收取二百户租税。其余的则上交国库。宋治平元年(1064年)由广州到京城开封途中,六月癸亥日因病在金陵(南京)去世。皇上听说十分悲恸,宣布停止临朝听政一天,以示哀悼,并送来粟帛吊祭,赠刑部尚书,赐谥号“襄”,次年七月乙酉日,返回曲江龙归成家山安葬。襄公为人直率刚劲,说话彬彬有礼,不随便发怒狂。自小博学多才,记忆力特强,至于历代史记、阴阳律历,以及佛教道教的理论,也无所不通。宋天圣二年(1024年)举进士,任赣县(赣州市)县尉,后经考试,后又升上朝廷任秘书丞,负责校对《史记》、《汉书》、《东观汉书》三部史书,又任集贤校理、天章阁诗制。著名政治家范仲淹因言论触犯了宰相而遭冤罪,朝廷的谏官御史不敢大胆辩言,襄公直言上疏皇上论理,因而被子贬筠州监酒税:不久调去泰州(江苏泰州市)。后来皇上诲悟,极有必要复用范仲淹,因范仲淹之事而受株连的群臣都被召回复职复用,唯有襄公自愿请求调往英州(英德市)任知州。后升任太常博士。因母亲去世,回家办理丧事暂辞官职,丧礼完毕,回京任集贤校理,同时任太常礼院。

宋景佑至历年间,长期太平盛世,君皇昏庸,官吏办事因循守旧,还有许多失职,突然遇到以赵元昊为首的西夏叛乱,朝廷无力治乱,派出军队去讨伐,很久不能取胜,县衙财政空虚,百姓生活困苦。皇上勃然大怒,决心整顿朝政,更换二三大臣,又增设谏官四名,共同议论天下事,揭露腐败,整治朝政,襄公是四谏官之一,改以正言谏官的身份。他感激皇上的信任,努力履行职守,遇事敢言,无所回避,一些靠奉承络宠的奸臣都不敢再示妄言,襄公的行动对政局是非常有利的,但也遭到一些流言蜚语。

庆历四年(1044年)元昊发誓请求和解,取消帝制,封册为夏国主,而在北方与西夏比邻的契丹向西夏发起进攻,并派来使者声称他们的行动是帮中国讨贼,并报告了出兵的日期,请示要与西夏和解。朝廷左右为难,不知所措,若答应契丹的要求,就重新拒绝与西夏和解;若不答应,必然会爆发与契丹的战争。议论不决。襄公提出了一个独特见解,认为中国长期稳定、无战事。我军息兵养勇,对契丹非常不利,故此用离间计,阻挠宋朝对它宣战,是不可听的。朝廷虽然接纳襄公意见,但还犹豫留着西夏册不敢遣放,而赞成襄公意见的大臣支持襄公去办理,襄公受委派,带领十名勇将直出居庸关,从容地走进驻在九十九泉的契丹头领谈判,他文正严词与对方辩论数十次,契丹终于理屈词穷,接受停止进攻西夏,襄公带着和解协议回来,朝廷决定封册西夏元昊为臣。西境战争和解,而此线也无战事。当年,襄公调任制诰史馆修撰史书,契丹不守协议派兵攻打西夏。次年契丹派使者来说攻夏胜利。因襄公曾击契丹,熟习契丹语,受任吉州(山西省吉县)知州,镇守北疆,但是一些与他结怨的奸臣,为了私利造谣诬陷。随后调任少监,分官南京,襄公毫不计较、怡然自得地回到家乡,闭门谢绝宾客,不过问政事,前后共六年,皇上多次想邀请他回朝廷任职,还对朝廷上许多不适用的大臣,皇上赐一些光禄少卿的空职衔,让他们回家。而襄公则任命为雅州刺史寿州兵马钤辖,襄公仍不愿出任。皇佑二年(1050年)在祀明堂,皇上恩授襄公卫尉卿官衔。次年任虏州(赣州)知州。因父亲去世,辞职守孝。

当时,岭南广源蛮贼侬高智作叛,攻陷邕州(广西南宁市),连续攻陷岭南多个州县,包围广州。形势紧迫,皇上派人把襄公从家中诏请出来,任为秘书监,任职潭州(今湖南长沙)。当日束装起程,赶往广南道,又改任桂州广南西路的按抚使。经考察奏报皇上说:“贼在东面,而派我去西面,怎能剿贼呢?这不是我的意愿。”皇上称赞他很有高见,立即诏令襄公控制广东西面的盗贼,公随后迫迎广州,而智高再从西线向邕州逃跑。自从智高初起作乱时,在岭南一带的交趾,请求出兵讨伐智高贼,皇上没有批准。襄公则认为:智高、交趾都是叛乱者,应让交趾出兵讨智高,无需拦阻交趾对朝廷的有利的要求。他把这些意见上疏皇上,但没有答复。为了这事,襄公说:“邕州与交趾接壤,今日不接受交趾的建议,必然引起交趾忿恨,反而助长了智高的气焰。”公作出决定与交趾会兵攻打智高;又招募岭南一带各少数民族的头领,给他们一些低微的官衔,与他们签订誓言合约,要他们听从朝廷指挥调度,有人怀疑这个办法不顶用。襄公说:“只要他们不与智高谋合就达到目的了。”智高进入邕州后失去了外援,处于孤立地位,不久,朝廷派宣抚使狄青与襄公的兵会合攻打智高,在归仁(南宁市东北)把贼兵打败,智高从海路逃亡,邕州叛乱平息了。襄公向皇上请辞回乡尽丧父孝节,不获批准,理由是各路将领班师回朝,而智高还未被击毙,叛军还未彻底肃清,因此留他在广西,防御不测,后升给事中,谏官御史反复上疏皇上,奏议襄公功劳极大而奖赏微薄,皇上再升襄公为尚书工部侍郎,仍留守广西一年多,直把叛乱分子全部剿灭,岭南沿海整肃安宁,又派员进入特磨(今广西南县)突袭智高,擒智高母亲和弟弟归案,解押朝廷斩首。襄公再升为集贤院学士。后来再升为潭州(长沙市)知州,又到青州(山东益都县)知州,再升吏部侍郎。

嘉佑五年(1060年)在西南的交趾作乱,侵犯邕州,杀死了五名巡检,惊动朝廷,天子考虑到在岭南一带思德和威信显赫,而令交趾惧怕的人非襄公莫属。火急召襄公为广西体量安抚史,尽数点齐荆湖军队随从,襄公至前线,则对交趾发出讨檄,并传召交趾臣费嘉佑严厉谴责,费嘉佑恐惧地答说:“犯了侵犯边境之罪,罪该当死,愿意回去把为首分子捉拿献上来。”立即把五个为首分子逮捕,送到钦州的边界上斩首处决。办完案后襄公要离开邕州,邕州百姓夹道挽留不成,次年,以尚书左丞的官衔任广州知州。宋英宗登基后,又升襄公为工部尚书。在回京途中病逝,享年六十五岁。

余襄公生前出任了五种官职,前后十年治理了六个州,所到之处都为百姓做了大量有益的事,深受百姓爱戴。虽然长期忙于政务和作战,但仍手不释卷,写了大量著作,有文集二十卷、奏议五卷、三史刊误四十卷。

襄公的夫人林氏受封鲁郡夫人。生有三个儿子:长子伯壮殿中丞,英年早逝;次子仲荀为屯田员外郎;三子叔英为太常寺太祝。六个女儿都嫁到豪门仕族,有男孙四个,女孙五个。铭文曰:

余迁曲江,仍世不显。奋自襄公,有声甚远,始兴开国,袭美于前。两贤相望,三百余年。

伟哉襄公,惟邦之直。始登于朝,官有言责。左右献纳,奸谀屏息。庆历之治,实多补益。

逢时有事,奔走南北。功书史官,名在夷狄。出入艰勤,险夷一德。小人之谗,公废于里。

一方有警,公起于家。威行信结,岭海幽遐。公之在焉,商不南顾,胡召其迁,殒于中路。

返柩来归。韶人负土。代石刻辞,立于墓门。以贻来世,匪止韶人。

作者:人在天北
沙发#
发布于:2009-12-28 11:34
《韶州风采楼记》中有部分错误,摘原文于后:

宋仁宗朝除四谏官,其一人忠襄余公也。蔡君谟诗云:“必有谎猷裨帝右,更教风采动朝端。”弘治十年春,韶守钱君镛始作风采楼,与张文献风度楼相望。忠襄之十八世孙英走白沙,谒文以表之。
夫自开辟达唐,自唐达宋至于今,不知其几千万年。
吾瞻于前,泰山北斗,曲江公一人而已耳;吾瞻于后,泰山北斗,公与菊坡公二人而已耳。噫!士生于岭表,历兹年代之久,而何其寥寥也。则公之风采在,人争先睹之为快,如凤凰芝草不恒有于世也,可知矣。如公之才,得行公之志,所谓障百川而东之,回狂澜于既倒,公固有之。
公有益于人国也大矣。虽然,一谏官岂能尽公哉?颜渊问为邦,孔子斟酌四代礼,乐告之。颜渊,处士也,何与斯理耶?居陋巷以致其诚,饮一瓢以求其志,不迁不式,以进于圣人。用则行,舍则藏。天子作《春秋》之旨,不明于后世矣。后之求圣人者,颜子其的乎:时乎.显则显矣,时平晦则晦矣。语默、出处惟时,岂苟哉?英乎,勉诸。毋曰忠襄可为也,圣人不可为也。
天下余家,天下一家
游客

返回顶部